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失踪的博客

藏锋阁

 
 
 

日志

 
 

【转载】蒋兆勇博客独家发布单光鼐:2011年群体性事件出现的变化  

2013-01-30 16:55:54|  分类: 文化、思想、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单光鼐:2011年群体性事件出现的变化

 

单光鼐

 

1.与2010年“相对平缓”的总体态势相比较,2011年的群体事件显得有些突兀。开春以后群体性事件凸现增加,似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新周期”的出现与“三驾马车”的拉动有直接的关系:其一,违法违规土地征收、拆迁。2011年,各地因各种原因引发的违法违规征地拆迁并未因年初国务院新拆迁条例颁布而减少,反而在2010年持续增长的基础上继续增加,导致因征地拆迁引发的群体性事件较2010年继续增长;其二,环境污染和环境保护议题进一步凸显;其三,劳动争议案件急剧增长。后两者年增长率均在30%左右。

2.出口制造业发达的地区成为2011年群体性事件的生长点。过去一些年,大多数大规模的,尤其是暴力群体事件往往发生在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县城或乡镇。2011年中西部地区仅管也发生了云南绥江“3.25”堵路事件、湖北利川“6.9” 等事件,但与之相较,东部地区发生的数起群体性事件更为引人注目,打斗更火爆,在国内外造成的影响更大。如:上海港豫、鲁籍集装箱卡车司机罢工(4.20);广东潮州古巷镇事件(6.6)、广州增城大墩村事件(6.10)、大连民众抗议PX事件(8.14)、浙江湖州织里镇事件(10.26)、广东汕尾乌坎事件(9.21)以及下半年后在上海、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出现的数起劳资纠纷事件等等。

大规模群体性事件重心向东位移的现象表明,东部地区外向型经济发达,与外部环境关联度高,受外部经济环境影响更深,对其发生的变化更敏感;东部地区在改革开放的诸多领域“先行先试”,很多社会矛盾也率先积累、集结,率先爆发。目前面临的社会问题、矛盾远较中西部地区更尖锐更激烈,土地等基本生产要素资源远较内地稀缺、成本高、价值也高,争夺更甚,纠结的矛盾也更尖锐;大量的流动人口存在,人口管理、社会管理面临的问题多多;中小企业融资难、资金紧张;产业转型升级艰难;国内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上升,不堪重负,利润不断摊薄,劳资关系趋紧;金融危机袭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弊端就暴露无遗。这些均导致东部地区群体性事件凸现增多。

3.出现了以地域关系互划界限的族群械斗。2011年入夏以后,东部沿海地区发生数起以“外地人”和“本地人”互殴为主要特征的群体性事件,规模之大,打斗之烈,持众寡暴,轮换互用进攻性暴力和防御性暴力,引发人们广为关注。虽然,冲突的主体仍是本地人和外地人,但这种族群冲突已不同于旧时的“土著”和“客籍”的“土客”之争,它也不是大姓豪族倚强凌弱,谋势谋利的宗族械斗。

群体性事件中出现的外来务工者和当地人的冲突是城乡二元分割和悬殊的地区经济差异形成的双重歧视造成的恶果。其一,城乡分割,将人分为“城里人”和“乡下人”,并造成对乡下人的普遍歧视,且制度化;其二,经济发展差异造成的地区差异,将人分为“本地人”和“外地人”,让生活在不同地区的人享受不同的公共福利待遇,外地人无法分享当地经济发展的成果;其三,外地来的“乡下人”,远离家乡、熟人,成为漂泊族。他们以相同的生活经历和体验,在异地他乡寻找“命运共同体”的认同;以省籍为标识,以共同的地域空间、共同的风土人情和共同的历史记忆,寻找“地域共同体”的认同。这些都是“想象的共同体”,即,以一种想象中的关系将自己与另外的人连结在一起,形成一个共同的“我们”的观念。在制度化歧视的基本逻辑下,处于被排斥的“外地人”、“乡下人”产生了“拒斥性认同”,他们以省籍为标识界定边界,建构自己的壁垒和集体的抵抗,以对抗歧视、欺压和盘剥。我们在2011年六月发生的几起群体性事件中我们看到了这种集体认同所释放出来的巨大的动员力量,它驱使个体自愿将自己奉献给归属的这个群体。想象的边界和现实的分野使“我们”和“他们”,“外地人”和“本地人”两个群体区隔;地域族群间的紧张关系反映了“在权力结构中优势和劣势间的对立”,一旦有“偶然事情”发生,瞬间就会挟睚眦之嫌,将潜隐的分野“明朗化”,且呈现对峙、对抗;弱势的一方就会把平时压抑的、郁积的屈辱、怨恨爆发为集体暴力,藉此呼唤社会关注他们的现状、不满,以及他们渴望改变现状的诉求。

4..同乡会、宗族组织等被利用为族群动员的工具。诚如英国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所讲“社会冲突把某些隐晦不易察觉的事物暴露出来,吸引社会的注意力。”在东部地区2011年的几起事件中,同乡会和宗族组织进入众人的视野。

其一,同乡会。4月,鲁、豫籍,尤其多的是河南周口籍集装箱卡车司机依凭承袭地域化的帮会提供组织资源的方式聚集停工,这就是上海港“4.20”事件;6月,潮州古巷镇农民工讨薪反遭老板亲戚砍伤,受害人转而向同乡会求助,同乡会借力使力利用族群动员方式策划、组织了向政府“讨要说法”的行动,地域意识下强烈的排他性组织形式遂将原本是劳资纠纷引发的治安案件激化为撕裂社会的族群冲突;10月,湖州织里镇的族群冲突中我们也见到了安徽安庆籍松散的行会的影子。

其二,家族组织。在湖北利川“6.9”事件和贵州黔西“8.11”事件中,短时间能聚集大量人群,就展示了当地大姓、望族潜隐的过去尚不为人知觉的动员能量;在聚族而居的多宗族的乌坎村,仅管过去各家族有强弱之分,大小姓之别,不时还有龃龉,但依旧在团结合作的状态下,全村所有姓氏按比例推选、选举村民代表,组成“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领导了“一致对外”的维权集体行动。结构化的组织促进了村民的广泛参与、形式的创新和快速的决策。组织化程度之高,令人惊诧。

以社会运动研究而论,这些均属于一种“小型的、非正式凝聚团体的短期的被动反应”。它反映了社会结构的缺陷:底层群众的利益表达渠道不通畅,其合法权益不能得到有效地维护,也没有正式的合法的组织代表他们的利益,反映他们的诉求,更谈不上将他们组织起来,理性有规则的显示力量。

同族同姓的宗法意识和同乡老乡的地域意识在中国底层社会民众中可谓根深蒂固。民众遭遇损害、伤害,迫于无奈、无助,在没有其他社会资源的既定环境中,就只好利用血缘、亲缘、地缘作为族群认同的纽带,在聚群而居的外地人口社区求助同乡会,在聚族而居的村落倚重宗族组织,集结起来去争取生存空间,去维护自己的权益。这就是底层民众最便当的选择。当然,选择这种组织形式的模式受限于民众的经验:本人与组织的亲近程度、该组织的动员潜能、已熟悉的组织的实务运作,以及有效程度等等。

5.中产阶级的集体行动凸显集体焦虑。国际金融危机袭来中产阶级的境况也大不如往年。物价上涨,房价高企,财产性收入缩水,以及严峻的食品安全、交通安全和环境状况,中产阶级自觉生活、工作压力大,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强烈的不安全感引发中产阶级的集体忧虑。除一部分人循“技术移民”等途径远走他国外,更多的中产阶级人士采用“在线”或“线下”的多种形式表达公平正义诉求,表达他们对未来的担忧。

2011年四月,李庄案第二季开始,六月北海律师案发生,这些均触动了律师界,律师罕见地自发聚集起来组成规格甚高的律师团队,集体发声要求维护司法公正;聂树斌案、李昌奎案和药家鑫案等热点司法案件均成为2011年网络舆论的兴奋点,也很快成为网络群体性事件,网民们就判决公正和程序正义两大主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讨论。在这些争论的背后,潜隐着公众的担忧,公众“害怕的是这个社会真的被丛林法则主宰,弱者彻底丧失法律的庇护”。“7.23”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死难者家属两次聚集静坐、“散步”,要求“还我真相,为民做主”,“还7.23灾难真相,还7.23死者尊严”;网络上也出现了比上年底“乐清钱云会意外死亡案”更大规模更汹涌的质疑、批评浪潮,且多为中产白领和专业人士;“8.14”大连上万民众上街抗议PX落户大连,这是继2007年厦门中产反PX后的又一次大规模集结;秋天后,适逢各地基层人大代表换届改选,自荐参选投入基层人大代表选举的人数前所未有,他们大多是民间的中产,他们充分利用社交网络和互联网建立知名度,开展竞选,仅管遭遇重重阻力,但仍乐此不疲;10月下旬,15位“学者上书”总理,提请过国务院审查并修改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5天后,部分非京籍随迁子女家长公布了他们共同起草的“民间方案”《随迁子女输入地高考方案》。这些家长多为有事业、有房、有车的中产阶层,他们自称“关注教育公平志愿者”,且建立了自己的网站用作维权平台;他们每月在街头或网上征集签名,据称在2011年底已征集到五万余人次以上的签名,已连续10余次向教育部递交呼吁书和建议书。他们的诉求也从最初的仅为自己孩子的受教育权利扩展到流动人口的受教育权利,进而扩展到关注整个中国社会的教育公平问题。这些“在线”、“线下”的集体行动,如外媒评述所讲,反映了中国“正经验中产阶级政治诉求的最初涌动”。

6.多种社会思潮活跃,意欲以各自主张的意识形态引领中国社会发展的方向,各自宣扬各自的核心价值观念吸引群众,以期形成政治力量。除座谈会、纪念会演讲、网上宣示各自的思想观点,且论争外,一方面,有人在网上爆粗、谩骂,甚至约架;另一方面,也出现了“从思潮转向社会运动”的行动趋向:如2011年2月,有人以北非突尼斯变革时西方传媒赋予的说辞为符号,以争取底层社会的弱势群体为口号,利用互联网“采取了以前不为人知的形式”动员群众集结,瞬间提升了潜在的社会政治张力,政府迅即将其视为“严重逾越界限的”“危险之物”,迅速反应,采用严厉强制措施制止;又如,2011年10月,受到九月以来的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影响,中部某省会城市出现少数群众在公园聚集“支持美国人民伟大的‘华尔街革命’”,其后,网上也有人以底层社会弱势群体为争取对象,酝酿呼应、跟进的行动,但应者依然寥寥。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