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失踪的博客

藏锋阁

 
 
 

日志

 
 

中国民族品牌,真是一个伪命题?  

2011-08-21 22:42:30|  分类: 中国大策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经济学家认为,中国民族品牌:一个伪命题。他的意思是大致包括以下几点:

       1、外企并购没有一个真正影响国家安全。

       2、品牌是企业的,不是国家的;在全球化时代,不仅品牌可以买卖,企业本身也可以买卖。

       3、将企业品牌混同于国家品牌非常容易导致政治化、意识形态化,偏离经济发展规律,这是最让人担心的。

       4、咱们是用民族情绪来抵制,但国外并不是我们想象的这样也是出于民族情绪。我调查了很多海外并购。人家抵制我们某些企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这些企业是国有企业。

       5、美国政府最近专门搞了个调研报告,专门研究中国企业在美国并购投资为什么受阻,结果它的结论是:美国应该欢迎中国收购。

       6、咱们动不动就说外资把中国品牌雪藏了。我就反问,如果你收购了一个外国品牌,那个品牌不如你,你会不会继续?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斯蒂格勒认为:综观美国著名大企业,几乎没有哪一家不是以某种方式,在某种程度上应用了兼并、收购而发展起来的。20世纪90年代以来,跨国并购浪潮愈演愈烈,已经成为国际直接投资的主要方式。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利用外资已经成为我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的重要内容,外商投资企业成为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发挥我国的资源优势,通过引进外国的资金、先进管理经验和技术,推动我国的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和区域协调发展。我国政府陆续出台一些优惠政策鼓励外国投资者对我国企业实施兼并、收购。与此同时,跨国并购中垄断问题所带来的国家经济安全和产业结构优化问题也显得越来越突出。法国佳能与娃哈哈的商标争议案可略见一斑。无独有偶,我国商务部以反垄断为由驳回可口可乐收购我国汇源案,已显示我国政府对此类问题所引起的足够重视。

 

中国世界经济学会理事、中国政法大学法与经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武长海认为:判断一个国家经济的安全程度,从根本上取决于该国对经济的控制程度。以产业为例,如果外资企业的控制力大于本国企业的控制力时,那么该产业就是不安全的。跨国公司企图通过跨国并购控制我国某一产业的市场、技术和品牌,进而控制整个产业。上述是我国经济安全遭遇外资并购的“外患”。武长海同时认为,我国的大部分产业、行业正在遭受着通过并购形式的外资渗透,这种渗透正在呈几何级数蔓延,应当引起注意。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教授认为,在如何界定“国家安全相关的外商投资”上,中国不妨可以参照美国的相关政策、条款与执行。“美国对于涉及国家安全的行业范围审查比较宽泛,为自己实施政策审查留有充分的空间。”

 

CFIUS是个什么样的机构?在2005年以前,这个机构很少在媒体报道中出现。而2005年它之所以被提起,是因为在中海油收购优尼科的争论中“没有积极作为”。直到美国《2007年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生效之后,CFIUS的审查范围和力度才显著增加,华为的几次收购成为该机构展示其执行力的范本,难怪有些美国媒体在报道华为收购受阻时直称这是“CFIUS崛起”的体现。

CFIUS的组成阵容堪称豪华:由财政部长担任委员会主席,成员包括国务卿、国防部长、商务部长、国土安全部长、总检察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等重量级军政要员。198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埃克森—佛罗里奥修正案》,作为规制外资并购、保护国家安全的基本法。该法案授权美国总统基于国家安全考虑限制暂停外资并购交易,并根据CFIUS的提议执行该修正案。

美国对于外资并购活动中“国家安全审查”这根弦,从未松懈过(参见资料链接)。其审查要点是“是否有充分证据证明,拥有控制权的外国投资方可能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主要考虑的因素有:该项并购对影响美国国家安全领域的技术领先地位可能产生的潜在影响、国防需求所需要的国内生产能力和国内产业满足该需求的能力以及外国人控制国内产业和商业对国内产业满足国防需求的能力可能产生的影响等。有评论指出:“从以上的规定可以看出,国家安全的认定在具体操作过程中是拥有较多主观成分的”、“(美国)软件、石油、汽车、药品、粮食、电信、铁路等,无一不与国家安全有关。

近十年来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中国公司收购美国公司的案例增加,加上“9·11”事件的影响,美国舆论界对外国投资引发的国家安全问题越来越敏感,对CFIUS的批评与日俱增。在2005年的中海油(NYSE:CEO)收购优尼科(NYSE:UCL)案和2006年的迪拜世界收购P&O案中,CFIUS并未给出否定意见,而是直接由国会发起投票予以阻挠,这无疑是美国选民不信任CFIUS的体现。正是这两项收购案引发了对国家安全相关并购审查程序的质疑,最终导致美国《2007年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FINSA)的诞生。该法案细化了CFIUS的审查标准和要素,明确要求对外资收购“重要基础设施”以及来自外国“国有企业”的收购进行国家安全审查。而这两条重要准则,正是美国各界对中海油收购优尼科案和迪拜世界收购P&O案进行讨论的结果。

 

中海油收购优尼科失败的原因较为复杂。一些美国媒体归咎于市场原因,认为是中海油介入太迟所致,中国媒体则注意到美国国会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包括众议院通过的一项财政拨款修正案,实际上剥夺了财政部审查此并购案所需的经费,而拖延审查将增加不确定性,从而削弱了优尼科选择中海油的意愿。

不论国会的“小动作”是否为中海油并购优尼科失败的主因,美国政界与法律界的确为此并购案掀起了一场大讨论(虽然并未发展到审查或否决并购的程度),讨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国有企业”问题上。支持并购方认为,中海油以高盛为顾问,遵循了在美国进行收购的一切法律程序,并且提出愿意接受美国政府的安全性审查,不论从程序还是法律上都不存在否决并购的理由。反对并购方认为,中海油作为中国的国有企业,在贷款利率上享有优惠,有违公平竞争原则;除此之外,优尼科的深海钻探技术具备军事用途,将之出售给一家国有企业,有可能对地区安全造成威胁。

这场持续两年的讨论,最终结果是将“国有企业”这一条件明确写进了《2007年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从此可由CFIUS直接依法对外国国有企业的收购进行审查,而不必依靠国会的“小动作”了。

 

国家安全 舆论有责

不可否认,一项外商投资是否涉及国家安全,尚需在具体情况中进行全面的讨论。中国的外资安全审查制度才刚刚上路,面对的则是入境并购案例的风起云涌,时不我待。如何在保障国家安全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我们的外资安全审查制度任重道远。同时舆论的正确导向也殊为重要。

“以前一旦有对外资的限制规定出台,总有人呼吁我们有要‘大国心态’。在外资并购安全审查上,世界第一大国美国就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嘛!”王湘穗风趣地说道。而对于支付宝事件口水战双方,他评价道:“马云说的是一个企业家面对的真实情况。对方则有一个预设立场,这个立场是站在太平洋上空的。”

张捷则略带嘲讽地表示:“现在很多人对外松、对内紧,在西方的立场上对于中国采取双重标准,当年鲁迅说,‘费厄泼赖’(记者注:fair play,意指公平竞争,机会均等)应当缓行”,现在在支付宝和中国燃气等涉及到外资进入国内市场的事件上,某些舆论的表现是不讲‘费厄’,只讲‘泼赖’了。”

 

 中国人自己的品牌不仅仅只是个商业问题,也不仅仅是中国人自己的品牌里面有中国文化和民族感情,而是因为其中还有中国的长远利益。

       外国人把某个中国品牌买走,然后弃之不用,使这个品牌从此消失,而将自己的品牌产品投放在中国市场上,仅仅是一场商业胜利吗?长此以往,对国家利益真的没有任何影响吗?不知你们相信不相信,我反正是不相信的!

      某些人动不动就以具备国际视野自居,但他们眼里真的看到了国家的长远利益吗?不知你们相信不相信,我反正是不相信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