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失踪的博客

藏锋阁

 
 
 

日志

 
 

原创:读秋风《谁能给<三字经>取“精华去糟粕”》有感  

2011-02-24 22:53:15|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风在他的文章中说,《三字经》这样的精华并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机构自负地遴选、确定、告诉世人的,他们是在漫长的时间过程中,由无数父母、孩子、老师自发地选择出来的。他在字里行间的意思是,这是一本好书,值得继续向现在的孩子们推广。

        时间长的就是精华?曾被广泛传诵的现在就仍要坚持?我不知道这是怎样的逻辑。地心说在日心说出现之前存在了很长时间,也被广泛接受与传播,现在来看,地心说还是精华吗?恐怕不仅地心说算不上,连日心说也算不上了吧。封建专制在民主思想出现之前也已立于世间很久,不仅被广泛接受,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实施,当代还有人认为它是精华吗?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举不胜举。     

      其实,《三字经》从它出现之日起,就主要是科考的启蒙教材。从编写的角度来说,它还是很不错的,上口,便于儿童诵读,内容也相对全面,体现的思想也是当时的正统,这或许是它在过去长期受宠的原因。

      秋风还拿法官来打比方说事,可惜也无力得很。法官中立于当事人之间,而不是站在当事人之外,秋风先生于此露怯了,不太像是对现代司法有深刻理解的人,此其一;法官中立于当事人之间,但并不独立于制度,甚至不能独立于现存文化,否则无法做出裁判,此其二;其三,编教材的人要取舍内容时,确有点类似于法官,但是不见得非要高于传统或立于传统之外。深悉传统才可能知道其中利害,才可能知道如何取舍。
    《三字经》中有中国古代史的朝代沿袭内容,单就历史脉络而言,概括得简要清晰。说实话,等女儿再长些,我考虑让她读一读这段。开篇“人之初,性本善”一句,体现了儒家思想的基础——性善论,但与性恶论交手,恐怕占不了上风。也就是说,这本教材所秉承的思想基础在现在看来也是不牢靠的。至于经文中体现的忠君、男女尊卑等封建思想,且不说它们是糟粕吧,但说它们不合现代潮流了,总还不至于冤枉它们。
     有一个窃以为值得提出的疑问是,古人能写出一部总体上符合当时思想教育需要的蒙书来供孩子们诵读,为什么当今这么多的专家学者就写不出一本体现当代思想精华的蒙书呢?一部分父母和老师急了,便搬出了老古董。正如要造一座高楼,一时找不到良材作栋梁,不得不搬出一根行将腐透的朽木。就这点而言,现在的孩子可怜,当代的教育可悲啊!
      

 

附:秋风:谁能给三字经取“精华”去“糟粕”?
2010年12月31日06:08新京报[微博]学者我要评论(15) 
      《三字经》这样的精华并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机构自负地遴选、确定、告诉世人的。他们是在漫长的时间过程中,由无数父母、孩子、老师自发地选择出来的。

山东省教育厅近日要求各地加强对传统文化等专题教育内容的管理,遵循“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原则,认真甄别和筛选优秀传统文化,不可不加选择地全文推荐如《弟子规》《三字经》《神童诗》等内容。

近年来,传统文化出现了微弱的复苏迹象,其中一个表现就是有家长、老师让孩子读经,背诵《弟子规》、《三字经》等传统蒙学教材。从教育内容多样化、中国文化重建这两个角度,这些努力都是可取的。

这时候,山东省教育厅却开始拿“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原则对人们的努力进行限制。这个原则人们十分熟悉,看上去也很正确。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前提是有人来取,有人来去,对于这样的事业,我有两个疑问:谁有能力来“取”和“去”?

法官之所以有能力判断案件双方的是非曲直,是因为他站在当事人之外。一个人或机构宣称自己能够对传统“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那就一定意味着,他相信自己可以站在传统之外,不,应该说是在传统之上。自己高于传统,自己不受传统束缚。其实,这两者紧密相关,总之,自己跟传统无关,因而完全可以对传统中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进行理性的权衡、判断。

第二个疑问是:即便这世间真有某个人或者某个机构相信,自己具有这个取、去的能力,那么,他将按照什么样的标准进行取、去?他当然说,会按照正确的标准。问题是,他心目中的正确标准果然就是正确的标准吗?对他来说正确的标准,对于别人来说就是正确的吗?显然未必。毕竟,对于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不同的人肯定有不同的看法。假如某个人或者某个机构相信自己是按照正确的标准选择的,那他必然假定了,他就是正确,他就是这个世界的标准。

揆之于历史,在人们可记忆的岁月中,对于传统,似乎都是采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原则。很显然,采取这一原则的主事者相信,历史已经终结了,传统已经死亡了。因而,自己已站在传统之外、传统之上,可以像观赏博物馆中的展品一样,挑挑拣拣。

而他挑拣的标准,其实不过是自己的标准。这个时候,也无所谓标准了,因为,他不在传统之中,也就根本没有价值可言。他的唯一价值就是自身当下的需要。自身需要某个东西,就是精华,不需要的东西当然就是糟粕。

由操着这样的标准的人一路挑挑拣拣下来,最后,传统几乎都被糟粕了一遍,奄奄一息了。这就是看上去无比正确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实际效果。归根到底,这一原则背后隐含着理性的致命自负和权力的致命自负。

其实,《三字经》、《弟子规》等传统蒙学教材成为经典,被人们广泛传诵,已经证明了,他们就是精华。当然,这样的精华并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机构自负地遴选、确定、告诉世人的。他们是在漫长的时间过程中,由无数父母、孩子、老师自发地选择出来的。

没有比这个漫长时间过程中的自发选择更明智的了。从时间选择出来的这些蒙学教材中间挑拣精华、糟粕的人,等于宣称自己比曾经在这块土地上生活过的二三十亿人更聪明。今天,还会有人相信,给《三字经》下禁令的是这样的人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